分类 自语 下的文章

近日,因为工作原因,换了办公电脑。
之前那个伴随我经过5年的电脑可以光荣退休充公了。
虽然换了一个电脑,但我感觉貌似对于我而言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因为电脑是我最重要的学习和工作工具。
一年中陪伴我最多的东西应该就是电脑了,因为如此,所以,对于旧物充满了满满的回忆。




READ MORE

最近要写一个小册子,本来以为是很简单的事,因为在2016年的时候做过这样的一个册子。所以只要在此基础上适当增删即可。
但悲剧的是当我这几天寻遍我所有的电脑硬盘与移动硬盘都没有发现当时保存的内容。回想应该是17年的时候电脑硬盘损坏时丢失了。
就这样,本来这几天事情比较多,如果要重新编写一个小册子,无疑是一件费时费力的事情。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今天无意中打开一个之前的小U盘,居然看到了我之前的册子。
那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确实印证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句话。
真是太奇妙了,开心到爆,不过也让我更加懂得资料备份的重要性。

最近写文章
忙调研和实验的事情
之前很久没有找到感觉的研究内容在这些外力的迫使下又开始突击了,然后就在这些外力下,貌似自己慢慢找到了点感觉。

研究的丝路也慢慢清晰了许多。

就这样,虽然这段时间很累,事情也比较多,但有时候在想研究内容的时候,会感到有些惊喜和莫名的兴奋。



READ MORE

最近在写文章,因为时间紧,任务重,几天之后,虽然精神状态还可以,但身体有点吃不消了。
困,累,头晕晕的……
有时候写得兴奋了,导致晚上睡觉的时候大脑皮层持续的兴奋而失眠,这样又会影响第二天的工作。

我这是高兴呢?还是悲伤呢?

一直以来,我总是在思考一个问题“我来自于哪里?”

也就是想了解我的过去,我爸爸的过去,我爷爷奶奶的过去,我祖先的过去。想了解自己、父母、爷爷奶奶的过去总是会比较简单,因为只要抽点时间回忆或者去问问当事人就可以完成。但如果要了解更远的过去,在那个没有文字和影像记录的时代就会显得很困难。

曾几何时,我一直认为,我家应该就是和我能想到的最底层的农民一样,目不识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直以来祖祖辈辈一直辛勤的生活在那个偏僻的小山村里。

READ MORE

© 2008 - 2020 winegrower
...... visits · ...... visitors · 15.84 W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