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上午10:00我就离开Barossa Valley,离开这个经历74天的美丽葡萄酒产区,离开这个每天经常走过的路,离开这个流过汗水的酒庄。

2月16日早上跟Jay一起来Barossa 的路上还充满了忐忑,想着怎样跟酿酒师介绍自己,怎样开展后期的工作,毕竟在来之前他们对中国人是有偏见的。但可能是自己多虑了,经过这么多时间的接触,大家已经成为很好的朋友,我也让他们对中国人的偏见有了些许改变,自己也通过这些天的体验,对葡萄酒的认识更接地气,更自由了,自己也变得更加自信些了。而最关键的是,这段时间给我打开了一扇大门,即使短短的74天,但我已慢慢迈进了去用国际视野去思考葡萄酒的大门。我想这是我这段时间最重要的收获。

说来也奇怪,在前几天还是盼着回家的这一天,但真的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有有些不舍。就在今天上午,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的从Tanunda出发,验证平时自己没有走过的一条路凭着感觉走了很久,直到Nurioopta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走了很远了,索性便从Nurioopta沿着M19 Road又走回Tanunda。这一路好像是有点追求自己内心的象征性的行走,想通过这行走在走之前再看看这篇地方。当经过Soul Growes的时候,看到Kate和Andrew车子停在外面,我想他们应该还在忙碌着,想着之前的每天匆匆的上班及疲惫的离开,我不由地有手机拍了张照片算是一种纪念吧。
酒庄门口

然后又沿着每天上下班的路走回家,我可能是个感性的人,这一路我又莫名地想起这些天经过这路上的种种,一种淡淡的伤感和惆怅饭上心头。回家,本来应该是高兴的,但可能这里有太多难忘的记忆,所以让本来开心的事变得有些伤感。

回家后,又抽出时间拍惠惠玩了很久,她还是那么天真,那么无忧无虑的玩耍,虽然苏姐给她提醒说,今天是我最后一天陪她玩了,但她好像没有反应,反而我有点难受。然后到房间最后整理了一下行李,整理行李的同时想着这一路怎样托运?万一行李超了怎么办?万一海关查了怎么办?很快,之前乱糟糟的房间也变得清净了。

惠惠

喜欢这种感觉,对于每个人而言,每一段经历都是他人生的宝贵财富,但只有他认认真真去过了,这种财富的意义才会充分发挥出来,而且当这段经历过后自己去回想起来的时候也不会后悔。

再见了,Barossa,希望可以再见

日记

青年旅社
上一篇 «
5月2日-5月21日
» 下一篇
© 2008 - 2020 winegrower
...... visits · ...... visitors · 15.84 W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