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去听了林裕森先生的报告,从上午9:00一直将到晚上10:00(原计划到9:00结束,但后来延长了一小时),可以毫不犹豫的说,林裕森是目前华人葡萄酒圈子最懂葡萄酒的人了,特别是对法国葡萄酒的了解已经到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地步。去年就有幸听了林先生的讲座,每次讲座都如沐春风,醍醐灌顶之效果。此次讲座与去年不同的是,这次以“法国葡萄酒新貌”为题,以“生物动力种植法”‘“自然葡萄酒”、“弱滋味”等为主题将了一些比较前言,且有悖于我所学的对葡萄酒的认识以及葡萄酒酿造理论的认识。

理科背景的我对于葡萄酒的理解基本是基于学院派的理论和技术,即使偶尔文艺一下也是仅仅是从历史和地理角度去了解葡萄酒产区和文化。但此次讲座中林先生提到的一些酿酒师的观点还是难以接受(即使很多理论之前就听过,且之前基本是报以排斥的)。例如:在自然生物动力种植法中,酒庄是按照星象学的理论进行管理的,月亮在运行到不同位置之后会进入不同的十二宫星象,从而会显现出“火象、土象、水象、风象”四分世界,从而对植物的生长造成影响,比如在火象时有利于植物果实和种子的生长,所以人们应该做有利于果实生长的事。还有,按照我们科学的酿造理论而言,挥发酸对葡萄酒是缺陷,是要避免的,但法国有位酿酒师却喜欢挥发酸,他认为挥发酸会让酒变得更加具有陈年能力。等等理论都是有悖于我之前的认识的。

但其理论有他完整的理论体系,且有很多国际知名的酒庄在实行这套理论,而且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要去接受?还是只是听听而已?虽然目前我不能完全赞同所有观点,但至少有一点对我深有体会,在葡萄酒的世界中没有一成不变的口味,酿酒师应该大胆试验,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去做多元而又特色的酒,不要为一些规律所束缚。

思考

工作的整合
上一篇 «
伊犁河
» 下一篇
© 2008 - 2020 winegrower
...... visits · ...... visitors · 15.84 W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