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情况下,我早上起床最后穿袜子,袜子穿好的最后,习惯性地将秋裤塞进了袜子里。

但突然我又下意识地取了出来,因为这个动作我在一篇文章中看过,是乡土气息的典型代表动作。我现在也好像认为这样的穿着会让袜子变形,甚至不经意的活动中被秋裤塞得鼓鼓的袜子会让人看到。所以现在我开始不这样做了,即使这是我从小爷爷就教会我的动作,即使这样在冬天确实比较暖和。

就这样,我在慢慢的改变自己的一些习惯,包括说话方式。就这样,我在改变中,变得每次会老家都觉得自己好像是个过客,家里的一些风俗习惯让自己有些看不懂,有些家乡话在嘴边而一时想不起来。

小时候、家乡。好像只有在梦中才能回去……

思考

已有 5 条评论

  1. 我倒觉得你不必改变这个习惯。因为身体是自己的,不管怎么样,都要保护好,不能因为其他原因亏了身体,为了表现的不土而这么做更加不值当。

    1. 我是一个比较怀旧的人,表面上是一个习惯的改变,但实际上我是不愿意忘掉自己的过去,忘掉自己生活上所代表的自己家乡的印记。

      1. 有点不理解,改变了习惯为啥还是不愿忘记过去呢?
        最后一句话点了我博客的题……

        1. 可能还是跟个人性格有关,或者跟个人理念有关。
          我认为人应该有其低于属性(类似于葡萄酒中的产区),不想变成全世界都一样的“现代人”。
          比如,乡音,我就特别喜欢听到具有地方色差的普通话,听着很有意思。
          其实也是对家乡的一种眷恋。

          1. 要么说世界要丰富多彩才好呢。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人,世界是多元的。

2017年终总结
上一篇 «
新生活
» 下一篇
© 2008 - 2020 winegrower
...... visits · ...... visitors · 15.84 W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