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日记 下的文章

一直以来,我总是在思考一个问题“我来自于哪里?”

也就是想了解我的过去,我爸爸的过去,我爷爷奶奶的过去,我祖先的过去。想了解自己、父母、爷爷奶奶的过去总是会比较简单,因为只要抽点时间回忆或者去问问当事人就可以完成。但如果要了解更远的过去,在那个没有文字和影像记录的时代就会显得很困难。

曾几何时,我一直认为,我家应该就是和我能想到的最底层的农民一样,目不识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直以来祖祖辈辈一直辛勤的生活在那个偏僻的小山村里。

READ MORE

每年回家过年都是一件让人期待而开心的事。包括今年也是……

但今年有些不同,是因为今年越发让我感受到老家传统的过年方式和我们的生活有点格格不入。整个过年从前前后后一月时间最忙碌的人就是母亲,她需要在年前的准备食品材料,制作过年的食品;到过年中的做饭,收拾屋子;然后到年尾的收拾结尾。

其次,在老家,传统的风俗习惯盛行。所以传统的春节,在老家祭祀和走亲访友就变成了最重要的两件事。让本来就很紧张的4天时间大半时间被这些事所占用。从三十到初一,抽时间回复别人祝福短信的时间都没有。更不要说抽时间和父母好好聊天的时间了。本来计划一年中很多没有聊的话都要好好聊聊的,但因为各种原因而没有实现。

READ MORE

好长时间没有更新了,因为每次过年回家都会有好多事,有好多话要写,但事情太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先拿我这个过年最重要的一件事来说吧。

我一直以为我家祖上都是目不识丁的穷苦农民,因为我家在那个大山窝里生活了200多年了,在一个靠天吃饭,交通信息闭塞的地方很难有所成就的。

但这次回家和家里的老人聊天的时候提到祖先,说他们家有祖先留下来的几本书(更多的书在当时情况下被烧了),本来以为是一个没什么内容的书。但仔细看了之后,发现上面有很多信息,而且可以直接推测到我曾曾祖父直接用过这本书。
后来,经过不断的研究,初步判断出来这本书是清中期的书,而且属于官方监本印刷。很多信息被我找到

这样,我重新定义了一下我的祖先。

最近,一直在考虑这个事,辛亏当时留下了两本书,要不然很多信息都会被隐藏在历史中。

今天是一个难得的日子,本来没觉得有什么特别?

但提前很久媳妇就已经准备为我过生日的事,她认为今年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日子,农历和阳历日期与我出生那年的日期均一致,且不得不提的是已经到了而立之年。

但就在上周,因为工作原因,貌似周末的生日可能会受到影响,但最后还是通过晚上加班,把周末的时间调整出来。然后两人下午忙活了半天准备了一顿饭。

蛋糕

READ MORE

今日为农历二月初二,即“龙抬头”,在小时候,今天都会炒兰花豆(也称为蚕豆),今天大家出去都会在兜里装点豆子,或吃,或游戏。

小孩们,大人们会将炒好的豆子串成串,如佛珠似的供小孩们玩耍和吃,同时,以蚕豆为筹码有一些小游戏。

也就在今天,听到李敖先生因病去世。甚为惋惜。

在读高中的时候对李敖先生不甚感兴趣,认为其是一个叛逆的典型,我们要做一个好孩子,所以原则上不应该像其学习。但随着阅历的增长,视野的开阔,慢慢认识到李敖先生貌似不是我所想象的那个样子。他是一位有自己思考的读书人,是一位真实的人。其藏书、读书无数,知识渊博、经历丰富。特别是那种敢爱敢恨的性格,真的很让像我这样的普通人羡慕。

同时也在今天,因为周末的缘故,NINI准备做一顿黄焖鸡米饭,从17:30开始,两人开始准备食材,一边查阅制作方式,一边准备。但过程中冲突不断,从食材的量,到程序,加水的多少……我一直想提出我的意见,但结果往往是一阵争吵。后来我索性不去争论,因为我的每一句话会带来再一次的争论。

就在这样的过程中,我看了李敖的《有话说李敖》,NINI看着《非诚勿扰》,慢慢我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她只是普通朋友,即使我们有多大冲突,我都会置之不理。但因为是夫妻,可能我想通过讨论来磨合,但目前看来效果一般。所以我决定不再去因为这些琐事再争论而心烦。

© 2008 - 2020 winegrower
...... visits · ...... visitors · 15.84 W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