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日记 下的文章

今日为农历二月初二,即“龙抬头”,在小时候,今天都会炒兰花豆(也称为蚕豆),今天大家出去都会在兜里装点豆子,或吃,或游戏。

小孩们,大人们会将炒好的豆子串成串,如佛珠似的供小孩们玩耍和吃,同时,以蚕豆为筹码有一些小游戏。

也就在今天,听到李敖先生因病去世。甚为惋惜。

在读高中的时候对李敖先生不甚感兴趣,认为其是一个叛逆的典型,我们要做一个好孩子,所以原则上不应该像其学习。但随着阅历的增长,视野的开阔,慢慢认识到李敖先生貌似不是我所想象的那个样子。他是一位有自己思考的读书人,是一位真实的人。其藏书、读书无数,知识渊博、经历丰富。特别是那种敢爱敢恨的性格,真的很让像我这样的普通人羡慕。

同时也在今天,因为周末的缘故,NINI准备做一顿黄焖鸡米饭,从17:30开始,两人开始准备食材,一边查阅制作方式,一边准备。但过程中冲突不断,从食材的量,到程序,加水的多少……我一直想提出我的意见,但结果往往是一阵争吵。后来我索性不去争论,因为我的每一句话会带来再一次的争论。

就在这样的过程中,我看了李敖的《有话说李敖》,NINI看着《非诚勿扰》,慢慢我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她只是普通朋友,即使我们有多大冲突,我都会置之不理。但因为是夫妻,可能我想通过讨论来磨合,但目前看来效果一般。所以我决定不再去因为这些琐事再争论而心烦。

在北京生活,自己没有房子的时候,搬家貌似是常态。

所以在年前,有一个更合适的房子在出租,所以我们决定再次搬家,对于一个家(虽然目前只有两个人,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大大小小东西很多)搬家都是让人头痛的事,因为很多东西都想扔而又舍不得扔,有些东西扔掉之后又会后悔。搬家同时又是一个体力活,如果两个人的东西只有两个人搬的话,往往会累得半死。

即使如此,但这次搬家还是让我们充满了期待,因为距离媳妇上班的地方更近了,因为房子的空间和条件要更好了,因为价格也很实惠(因为熟人缘故)。所以即使多么困难而纠结的搬家,但从内心深处来说,还是无法压抑的喜悦之情。

每次搬家之后,我会将代表我生活经历的一些东西带过去,摆一个造型,放在卧室,里面放点植物,让看到的时候,想起走过的那段时光。
小盆景
小盆景
房间变大了,变宽敞了,家具业更齐全了,而且想好好练习做饭也有了条件,就这样我们新的生活开了。

2009年我遇到一个词,同时也遇到了一张很喜欢的ptj酒窖的照片。然后就自然而然的将其作为网络昵称,将这张照片作为头像,一直到2017年。

当时被这张照片的艺术气息,让我想起了当时一个电影中一位著名画家创作的地下室,可能这两点触动了我就使用这个头像。后来习惯了,就一直用到2017年。

2017年我在澳大利亚工作的时候,拍了一张以橡木桶为背景的照片,因为这张照片是我的真实头像,而且恰好利用了项目的背景及圆形图案,觉得特别适合做头像。然后从17年开始我将我的微博,QQ,微信等的头像都换了,博客的头像也换了。

但后来个人博客和社区整合之后,两个不一样的logo让两个网站不是很协调,没有起到整合的效果。所以从今天(2017年9月10)开始准备将两个网站的logo统一为网站这个logo。

这个logo是根据ws这个词设计而来的,ws代表了我目前的状态和生活态度,wine代表葡萄酒事业,she代表爱情(家庭),对于一个马上快要成家的人而言需要重新调整事业和家庭的关系。两个酒杯一个是wine,一个是she,两者平衡地托起一串葡萄(果实)。以书为背景,是因为我的工作性质偏ptj知识和技术服务,同时ws也可以理解为“ptj社——ptj知识社区”,所以那本书也有ptj知识的意思。虽然是一个词、一个logo,但有两种解释,而这两种解释恰好吻合了我两个网站的主题。

故此,主要为了外观统一,其次内容也能讲得通,所以就将logo进行了更改,在此特作记录。

2017已经走到尽头,我想抓住17年的尾巴回过头来看看我所经历的2017。

1月-1月24日:葡萄酒比赛、新疆

每年的年初,葡萄酒比赛报名是一项常规工作,2017年也不例外,2017年的区别的可能是其春节来得更早写,葡萄酒比赛和样品邮寄时间比较紧。

READ MORE

一般情况下,我早上起床最后穿袜子,袜子穿好的最后,习惯性地将秋裤塞进了袜子里。

但突然我又下意识地取了出来,因为这个动作我在一篇文章中看过,是乡土气息的典型代表动作。我现在也好像认为这样的穿着会让袜子变形,甚至不经意的活动中被秋裤塞得鼓鼓的袜子会让人看到。所以现在我开始不这样做了,即使这是我从小爷爷就教会我的动作,即使这样在冬天确实比较暖和。

READ MORE